当前位置: 主页 > 经典案例 >

傍晚6时多

时间:2020-06-25 07:12来源:未知 作者:admin 点击:
南国都市报记者来到“天真幼儿园”采访时,发现该幼儿园就在长坡镇委镇政府对面的一栋三层民居里,前面有一个玻璃大门,校门口则是从后面的一个铁栅大门进去,上面挂着“天真幼儿园欢迎您”。 “这样的幼儿园都没办学资格,却能公然招生,说明了琼海市教育部

南国都市报记者来到“天真幼儿园”采访时,发现该幼儿园就在长坡镇委镇政府对面的一栋三层民居里,前面有一个玻璃大门,校门口则是从后面的一个铁栅大门进去,上面挂着“天真幼儿园欢迎您”。

“这样的幼儿园都没办学资格,却能公然招生,说明了琼海市教育部门对此监管不到位。”

随后,记者拨打园长黄某平的电话,可连续拨打几次,均没人接听。(据南国都市报 记者杨琼文 文/图)

就市民举报“天真幼儿园”为黑幼儿园一事,南国都市报记者随后从长坡镇中心学校的孔校长处得到核实。

记者在大门口处喊叫没人答应后,转到东侧时,看到一男子正在一房间里。记者出示证件表明身份和说明来意,该男子称园长黄某平去屯昌了,不在园里。接着有三位女教师走了过来,其中的一位女教师说该事已经处理好了,叫记者去派出所采访。“这是小事,是家长故意闹大!”该女教师声称。

1月5日下午5时多,家住琼海市长坡镇的谭女士给3岁多的女儿园园(化名)洗澡时,园园称下体疼,谭女士查看发现园园的下体红肿,而且有血印子。谭女士吓了一跳,于是打电话给女儿的老师,老师称不知道。随后,老师赶到谭女士家,说愿意配合谭女士夫妻带园园到医院检查。可老师出去后,再也没回谭女士家。“后来,我们带孩子到医院检查和治疗,在去医院的路上,幼儿园的黄某平园长打电话来,不承认该事是发生在幼儿园里,还说我们家长在勒索她。”谭女士说。

在与园方沟通没得到回应后,傍晚6时多,谭女士向琼海市公安局长坡派出所报警。“发生这样的事后,我感到很震惊,几乎要发疯了,想不到幼儿园的园长还打电话来侮辱。”谭女士说。

孔校长告诉记者,前段时间,琼海市教育局已下文责令“天真幼儿园”停止办学,并委托长坡镇中心学校转交给黄某平,但因教育局没有执法权,无法执行取缔该黑幼儿园。

南国都市报记者在采访过程中,长坡镇多位市民向记者反映,“天真幼儿园”是一家还没获取办学资格的黑幼儿园,原先挂出“天真幼儿园”的牌子后,被相关部门摘掉,后来,该幼儿园又起名叫“北京神墨珠心算培训中心”,营业执照也是在2015年12月才到工商局领取。

(责任编辑:admin)
相关内容: